常盘台教导主任

(*¯︶¯*)

TF每日超短篇2【BABB】

奥术TF短打腿肉:

2.所谓的FLAG没有先后问题


 


·完全拟人化,雷者勿点


·AU,雷者勿点


·这次是少年BEE和路叔叔的场合


 


 


 


赤裸在空气中的双腿。


湿漉漉的白衬衣。


向下滴水的金色发丝。


执勤一天,外加帮上司处理各种琐事,临近半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如此让人血脉偾张的场景。这小子不仅没有给他做饭还偷穿他的制服,尽管那是需要清洗的而不是明天要换上的衣服。Barricade把外套脱下来,随手拿起报纸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。


“Bee,去吧裤子穿好,还有不要穿我的警服。”Barricade镇定地翻开今天的报纸,坐在沙发里目不斜视。


“反正你这衣服该洗了,借我穿一下,头发干了我会去睡觉的。”Bumblebee一屁股坐在Barricade身边,向同居人挥挥袖子,“喂,你衣服太大了!”


臭小子……


“那就去穿个裤子。”Barricade淡定地说。


“我有穿。”


Barricade回头,看见Bumblebee掀起没扣好的衬衫下摆,里面是一条灰色的平角内裤。


他紧急转过头去,脖子发出嘎嘣一声。假警察变成真警察不久,他刚当上真员警没几天不想因为猥亵未成年锒铛入狱。


“喂你知道吗!明天是我生日啦!明天我就成年了!”


“啊,恭喜。”Barricade内心好像有四百万个Lord Megatron扛着火箭炮乱射,但他依旧保持稳重翻过一篇报纸,“OptimusPrime准备给你庆祝吗?”


Bumblebee点点头:“大哥说尽管是将被收养那天作为生日,但也想庆祝一下,问我同不同意。”


点头的时候金发上的水珠有一些滴到Barricade手背上。Bumblebee转过头:“啊,明天晚上我就不回来了!”


“提前祝你玩的愉快。”Barricade忍无可忍地放下报纸,“过来把头发吹干。”


少年坚定地摇头,甩了Barricade一脸水珠:“不行,上次我在杂志上看见了,吹风机吹头发容易造成发质损伤。”


警察揪起自己的同居人:“那不是理由,你只是懒得那么做而已。”


他从洗手间里找出吹风机,找到离沙发最近的插头插上,但还是离少年有一段距离。他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
少年假装没听见。


“过来,不要让我说第二遍!”


知道这个不良警官发起怒来是何等可怕,少年不情愿地从沙发上爬过去,然后背靠着Barricade的大腿脑袋枕着他的腹部,弄湿了Barricade的衣服。


警察觉得自己要疯了。


他握枪是从不颤抖的手哆嗦着打开吹风机,心想不过是给孩子吹个头发,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丢掉成熟男人该有的体面,绝对不能有什么不该有的反应——


(发丝上的水珠蜿蜒地划入衣领,他的脖子很白……)


想点别的,绝对不能有什么其他的心思,这小子打起架来不要命的劲自己也体会过,想想那个过肩摔!尽管那是为了掩护Frenzy潜入而故意放下的破绽。


(少年打了个哈欠,柔软的发丝在指间穿过,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耳朵……)


就算你对这个少年有什么非分之想……好吧,其他都没做的时候,男友衬衣的FLAG就竖起来了,回头要好好问问Lord Megatron关于如何追Autobots的诀窍。当他们还是黑社会联盟Deceptions的时候,Lord Megatron就已经把那所谓的正义势力的老大拿下的。这点上领袖的智慧实在是不可估量——


(柔韧度适中的背部,可以做很多动作……)


现在都洗白了,从前共事的同伙都转行,但继续为Lord Megatron效力,比如他们在警局缺一个人,自己就从假警察变成了真警察。犯罪刑侦这种学科对他来说毫不费力,而且他干的应心得手——


“你弄得我好困……”Bumblebee的声音明显发软,“还没好吗?”


 


前假警察心想,他就是没有当真警察的命。


 


他关闭电吹风,把插头拔下来,接着用最后一丝理智把电吹风送回洗手间。Barricade解开衬衣领扣,走回客厅,看见那可恶的熊孩子扑倒在沙发上面,而他的衬衫刚好盖住Bumblebee的臀部。


Deceptions从来不是循规蹈矩的群体,如果他刚开始有一点的良知就不会去加入Deceptions。被压抑的本性被完全揪出来,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,Barricade平时暗沉的红色眼眸变得生动鲜艳起来。


“Barricade,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?”


“说什么?”他坐在沙发上,身体俯下去,压低声音问他。


“生日礼物!难怪大哥总教育我说Deceptions都没什么好人,你难道非要我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吗?”


十二点的钟声敲响,少年赌气似的把头埋在靠垫里,刚吹完的软趴趴的金发服帖下来。这令Barricade莫名其妙回过神,不知道是因为少年单纯生气的举动还是因为报时。


“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?”


正在发呆的时候,Barricade的脸被Bumblebee推开。Barricade不相信Autobots会把他们的侦查员教育的如此天真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Bumblebee推开他站起来准备回到他自己的卧室里。


他迅速做了一个决定,把这个刚成年的臭小子圈在怀里。


“你在耍我。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,“Bumblebee,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
他当然——他被迷昏了头,这小子是故意穿成这样的!


然后他听见了Bumblebee轻快的声音。


“我是故意的。”少年的声音也有些沙哑,“Barricade,不然我为什么会大半夜不睡觉洗澡后穿你的衣服?”


 


Barricade的理智对主人举杯:“现在我在马达加斯加岛上度假,您自便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——Jazz?


——怎么了?


——Prime为什么又和Megatron吵架了?


——Prowl,为什么问我?


——我听说的版本是Barricade和Bumblebee……Prime很激动,说再也不相信Megatron和他的部下了。


——Bumblebee搬进那假警察的公寓时我就发现那个Deception的神情有些不正常。


——好吧,你有先见之明?但问题是,为什么Bumblebee在和Prime复述的时候说有人告诉他穿警察的制服或许是个好办法?


——Prowl,我那么穿的时候你也没说什么。


 


“还疼吗?”


Bumblebee拿着酒精,给Barricade上药。尽管酒精涂在眉骨和下颌骨时是火辣辣的刺痛,Barricade也没有发出任何代表疼痛的呻吟。


“我不知道大哥下手会那么重。”他把酒精棉放下耸耸肩,吹了吹新男友的伤口。


Barricade收到来自自己理智的又一封简讯:


“在外长期度假请自便,对后果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
他的手不自觉地搭上少年的腰。


 


 


-END-


 


 


完全是逗比短打,整个情节不过脑子。


我怎么就管不住我的手啊!考试啊!【大哭





评论

热度(76)

  1. 常盘台教导主任奥术TF短打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